首页_牛蛙导航网

加上剩下没有出战的血杀营将士共千余人直奔临

一看到对面这样的气势,这样的箭法,张白骑就暗叫不好,毕竟是匈奴人的大营,偷袭讲究来去如风,如今目的已经达到,而自己这边阵型已乱,张白骑立即叫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!”随即回头对身后兵将喝道:“不要与敌军纠缠!立即撤出匈奴大营!”
 
    “喝!”黄巾军骑兵爆喝一声,立即想着血杀营将士杀去,但是可不是缠头,而是赶紧错开对方的锋芒,转道逃走。
 
    但是,不要忘记,对面的,可是血杀营!威震天下的血杀营!
 
    只看血杀营将士胳膊一晃,流星锤出现在手上,转上三圈,胳膊狠狠一抖,流星锤如炮弹一般轰出。
 
    “噗!”中招的黄巾军骑兵毫无悬念的喷了一口鲜血,就算是不栽下马来,胸腔已经被击碎,直接趴在了马上,血杀营的将士看都不看他一眼,在手中的锁链一荡,另一头的流星锤立即改变了方向,被抽了回来,顺便甩了一个弧线,打在了旁边黄巾军的腿上。
 
    一声声的惨叫响起,几乎还没怎么接近,黄巾军的骑兵都死伤数百,在最前面的张白骑眼睛一缩,看到一个流星锤奔了过来,手中长枪刺出。
 
    “当!”一声脆响,张白骑只感觉握枪之手发麻,一是这流星锤力气巨大,而是张白骑虽然看似依旧健壮,实则已经病入骨髓,身上根本没有了过去的气力,幸好这一枪刺得很有准头,而流星锤一大弊端就是在空中不是完全受到尾巴上锁链的控制,只要说道一个力,便改变的方向,张白骑这一枪恰到好处,正好流星锤击开了方向,自己才幸免于难。
 
    “妈的!竟然还有这么多厉害的骑兵!”张白骑心中怒吼一声,赶紧减速。
 
    而张白骑对面的血杀营将士更是赶到有些惊讶,此人竟一枪挡开了自己的流星锤,一看此人便是不简单,普通的小兵都是想刚才一般哗啦哗啦的往地上躺了,厉害一点的也就躲过去,但是此人可是直接用自己的兵器击开了流星锤,功夫这么好,怎么回事普通的士兵?立即一指张白骑,道:“此人是将军!”
 
    这还得了,张白骑可是大帅,比你说的身份要高,但是在这万人军中,这一声可是给了张白骑灭顶之灾,张白骑暗暗叫苦,这不让让自己死吗?幸好身边跟着士兵都是张白骑的死忠,立即围了过来,那血杀营将士一喊,几乎同一时间,三支箭矢便已经射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啊!”一声惨叫,一名张白骑的护卫用身体挡住了两支箭矢,跟随在张白骑身百年的亲卫队长,一枪打掉一支,立即对张白骑道:“大帅,快!我们护着你走!”随即一堆人马迅速减速,后退,而后面的黄巾军骑兵赶紧冲上来,将张白骑挡住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精锐就是精锐,更是张白骑的死忠,这样的情形下,竟然还不要命的护着张白骑撤退,张白骑立即调转马头,向另一个方向冲去,而剩下爱的黄巾军骑兵,则是要挡住血杀营从过来的将士,但是对于他们,已经毫无悬念,鄙俗无疑,在血杀营林刀的寒光之中,黄巾军的骑兵一片一片的倒下,最后就算是冲出去了血杀营的防线,但是匈奴的神射手们也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一支支箭矢过来,黄巾军骑兵一个不剩的留在了匈奴大营。
 
    而张白骑这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可以冲出去的,虽然没有血杀营的厉害,但是匈奴人反应过来之后,依旧不好惹,幸好张白骑的护卫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,更是敢为张白骑当枪子的主,护着张白骑便向营门冲去,而这个营门,正是张白骑令人冲进来的时候毁坏的那个,张白骑这也算是原路返回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嘿!”只看一声低吼,就在远处,一人弯弓搭箭,弓箭宛如满月,已经响起了不堪重负的“咔咔!”声,“嗖!”在弦上的箭矢射出,连带着整把弓都是不停的乱颤,而那支箭矢直接奔着张白骑而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大帅小心!”一声爆喝,护卫立即当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两声箭矢入肉的声音,但是这肉却不是一个人。
 
    “砰!”只看奋不顾身救了张白骑的那个护卫掉在了地上,刚才箭矢射来之时,正是他直接从马上窜了起来,挡在了张白骑的身前,而现在,已经空中落下里,后心上一个窟窿,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 
    而另一声呢?不错,正是张白骑,只看张白骑背上插着一把箭矢,通体带着血丝,那一支箭矢实在会力气太大了,竟然直接穿过了那护卫的身体,破体而出,又射在了张白骑的身上,算是一箭穿俩。
 
    “额!”张白骑痛呼一声,一旁护卫刚要惊叫,张白骑立即低吼道:“快走!快走!”随即狠狠的用刀在胯下坐骑的屁股上刺了一刀,战马吃痛,痛呼一声,立即加快了速度。
 
    竟然用这样的方法催动战马,要知道,有时候,胯下的战马,就是一个骑士的坐骑,甚至跟自己的生命有着等同的地位,素以平时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坐骑十分的爱戴,只要有好的草料,绝对会给战马吃次的,更别说自己刺上战马屁股一刀了,但是张白骑这么做,也可以看出,是真着急了,在不快跑,估计这些人全要交代在这里了,只有用这种等同自残的手法伤害战马,加快战马的速度,众人一咬牙,立即学着张白骑的样子,催马而动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二十章 李林vs贾诩(4)
 
    看着一声声战马的痛呼之后,去卑将手里的弓箭一扔,骂了一声道:“妈的!”
 
    “大单于真是好箭法了!”一旁的人立即一剂马屁送上。
 
    去卑撇撇嘴,道:“哼!又没射死,有什么他么好的!走,去见头儿!”
 
    随即,侯宇拍马上前,冷声说道:“所有血杀营,跟我走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一声虐气未消的血杀营将士立即喝道,随即便策马出营,加上剩下没有出战的血杀营将士共千余人直奔临泾城!
 
    “头儿!敌人剩下了三五个,都跑了!”去卑撩开帐帘,走了进去,一看,李林竟然已经躺在榻上,眼睛闭上,看似应该是已经熟睡,去卑疑惑的看了看李林,好似真的睡着了,回头在一看蔡文姬,蔡文姬怀里的阿郎已经熟睡,但是蔡文姬可是毫无睡意,对着正好说话的去卑,一指手指竖在嘴上,让去卑禁声,去卑缓缓的一点头,缓缓的退了出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头儿!”一声更加嘹亮的大喊,别说去卑,就连蔡文姬都能听出来,不是别人,正是豹哥只看豹哥撩开帘子帘子进来,操着他那大嗓门喊着道:“头儿,你看这些嚣张的黄巾军,竟然敢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话才刚开口,去卑两步上前,一把捂住了豹哥的嘴巴,豹哥一惊,怒瞪着去卑,去卑小声道:“头儿睡觉呢!”
 
    豹哥狠狠的一把将去卑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拿下来,“呸呸!”豹哥很是嫌弃的吐了两口口水,抬头一看躺在榻上闭着眼睛的李林,还有些惊讶,回头纳闷的对去卑说道:“真睡假睡啦?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