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根本没介意莫司宇的动作他问唐这厮骗到手的_首页_牛蛙导航网 

首页_牛蛙导航网

但根本没介意莫司宇的动作他问唐这厮骗到手的

唐悦先前还气呼呼的样子,此时此刻,那些怒气瞬间就烟消云散了,她既好气又好笑,一双明亮的杏眼望着他,道:“你想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菜,不会问吗?”
 
    “问的话,多没有诚意。”莫司宇嘴角含笑,这包厢里,本就十分的雅致,衬着她美丽的笑颜,窗外的夏风拂过,吹动着她的头发,她那双含笑的眼睛,更是明媚动人。
 
    窗外,是大片的荷花池,但,人比花娇。
 
    唐悦嘴角的笑容更深了,她单手支着下巴问:“莫叔,我一直以为你是不苟言笑的。”
 
    她的视线在他俊帅的脸庞描绘着,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专注的看着她的时候,总会让她有一种脸红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你不同。”
 
    莫司宇独特的嗓音,低沉而又极具穿透力。
 
    短短的三个字,却让唐悦险些当场犯起了花痴,唐悦清了清嗓子,坐直了身子,她只觉得浑身发烫,胸膛里的那一颗心,似要跃出来,如惊雷一般,以火箭般的速度跳动着。
 
    ‘咚咚咚咚咚’
 
    唐悦甚至敢再抬头,她低垂着头,开始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,哪成想,她随意夹的菜,就是一块老姜。
 
    唐悦根本没注意,只想着趁着吃美食的事情而转移注意力,老姜入嘴,那辛辣的味道,唐悦的眼泪都快被辣出来了。
 
    她含在嘴里,吞不是,吐不是,明亮的杏眼,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 
    “吐这里。”莫司宇从旁边拿了一个搪瓷的盆子。
 
    唐悦拿着盆子就吐了出来,莫司宇适时的递上了水,唐悦漱了好几次口,才把嘴里的辛辣味给淡了。
 
    莫司宇主动岔开话题,就像是刚才的尴尬没有发生一般,他让唐悦试菜,基本上,每一道菜,她吃了几口,就能猜出来。
 
    “这个鸡丁味道很好,比我……我爸做的更好吃。”唐悦及时的住口,闷头吃菜了。
 
    她还是别话了,多多错。
 
    “喜欢就多吃些。”莫司宇体贴的着。
 
    经过刚刚的事情,唐悦以为场面会很尴尬,但相反的,并没有尴尬的画面,莫司宇给她一道又一道的介绍着美食,经过他的介绍,九十分的菜,立刻就噌的一下,变成了满分。
 
    不知不觉的,唐悦吃了很多菜,光吃菜都把肚子给填饱了,看着桌子边上,堆成山似的骨头,她恨不得打死自己。
 
    “悦,你看,我的骨山,堆的比你还多。”莫司宇得意的着,瞬间就让唐悦先前打死自己的冲动,也变没了。
 
    “你,这荷花池里,有莲藕吗?”唐悦坐下来的时候,就看中了那一片荷花池,如今,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,红的、白的荷花在荷花塘里,盛开的非常美丽。
 
    “莲藕没有,莲子有,你想吃吗?”莫司宇问。
 
    唐悦眼睛晶晶亮亮,又带着几分迟疑,道:“这店里的老板,能让你去采莲子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莫司宇起身,高大颀长的身子越过她,不一会,就出现在窗口望见的荷花池边,有服务人员过来,不多时,莫司宇就已经划着船在荷花塘中央了。
 
    事情就在眨眼间发生的。
 
    她就是随口一,莫司宇居然真的去采莲子了?
 
    老板来了,莫司宇会不会被骂啊?
 
    唐悦连忙跟着起身,站在荷花池边上,唐悦生怕老板突然从不知名的地方蹿了出来。
 
    荷花塘中的莫司宇,却是在朝着最大的莲子划过去,他的身材高大,蹲在船上,看着有一种不和谐的感觉,但就是这不和谐的感觉,唐悦的心中,犹如温泉徜徉而过。
 
    曾经的吴新明,花言巧语,但过的话,却从来没有一句,实现过的。
 
    “悦,给。”莫司宇将新摘的莲子递了上前,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 
    他道:“现在正是吃莲子的季节,你尝尝。”
 
    “谢谢。”唐悦接过那硕大的莲子,看着应该是荷塘里最大的那一株,她莹白的手指掰出一颗莲子,剥掉外壳,去掉了苦涩的莲芯,放到嘴里,青嫩的莲子味道清香,带着甘甜。
 
    “这是我这辈子,吃过最好吃的莲子了。”唐悦微仰着头,笑容情不自禁的飞扬了起来。
 
    不远处,楚泓听到莫司宇过来店里,而且还带了一个姑娘的时候,他立刻扔下了家里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,吃了午饭就赶了过来,正好看着这一幕。
 
    白裙少女微仰着头,莫司宇低着头,与少女相视而笑,他的眼睛里,是他从见过柔和带着丝丝宠溺的眼神。
 
    这一幕,在很久之后,一直萦绕着楚泓的脑海里,曾经认为爱情最是无用的他,也开始相信了爱情。
 
 第162章 楚花心(五更)
 
    “宇冰块,你不是你对女人没有兴趣吗?”楚泓翘着二郎腿,看着对面的莫司宇打趣着。
 
    天知道他收到消息的时候,还以为报信的人出错了呢。
 
    莫司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有三百六十天在部队里,他一年能见到莫司宇一面就不错了。
 
    自他认识莫司宇之后,就从没见莫司宇对哪个女人另眼相待过。
 
    他劝过,也过,甚至是将漂亮的女孩送到他的床上,哪怕对方脱光光了,莫司宇也依旧是无动于衷。
 
    有时候楚泓甚至怀疑,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?
 
    莫司宇反唇相讥道:“我可不像某些人,恨不得对全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有兴趣。”
 
    楚泓那双桃花眼扬了起来,与莫司宇相反,他的相貌是极其张扬的。
 
    “宇冰块,不是我你,你这万年冰块,若是这么继续下去的话,姑娘可会跑的。”楚泓打趣的着,看了一眼门外的方向,他敛色,问:“你是认真的?”
 
    他们相识几年,他从来没见过他带任何人过来,更别是带女人过来了。
 
   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,莫司宇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朋友。
 
    “我会娶她。”莫司宇简短的话语,却将他的势在必得透露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啧啧啧,没想到,你喜欢的是这样的……”楚泓摸了摸下巴,先着没瞧着正脸,只觉得很仙很纯,年纪略。
 
    “某些人的眼光确实比较独特,只喜欢胸大无脑的花瓶。”莫司宇清冷的声音响起。
 
    楚泓正要回击,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起,楚泓瞪了他一眼,转而看来门口了。
 
    唐悦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,乌黑的高高的绑着一个马尾,随着她走进屋,一种青春洋溢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 
    她落落大方的走进来,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,她主动走到莫司宇身旁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她是唐悦,我的未婚妻,这是楚泓,我的结拜兄弟。”莫司宇介绍完,又提醒道:“你身边若是有朋友,可千万别被他那张好看的脸给骗了,他可是一个花心大萝卜,只喜欢那些身材妖娆的美女。”
 
    “莫司宇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是我仇人呢。”楚泓瞪了他一眼,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微向上扬着,嘴角挂着大灰狼哄白兔的笑容道:“郑重的介绍一下,我姓楚,单名一个泓字,一泓碧波的泓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 
    楚泓的手刚伸出来,就被莫司宇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气。”楚泓收回手,嘴上虽然这般着,但根本没介意莫司宇的动作,他问:“唐姑娘,你是怎么被这厮骗到手的?他那冰块脸,你就不觉得冷的慌?”
 
    唐悦:……
 
    从进门之后,她就没机会开口。
 
    她什么时候成为莫司宇的未婚妻了?
 
    还有眼前这个楚泓,那痞痞的笑容,怎么都像是一个花花公子啊,那一双四处放电的桃花眼,似乎在随时随地捕捉着猎物。
 
    不过,他和莫司宇两个人虽然一直在互损着对方,但,两个人的感情,应该是很好的。
 
    “该不是人家姑娘还没同意吧?”楚泓瞪了莫司宇一眼,对唐悦可是好奇极了,他继续问:“你多大了?看着没满十八岁吧?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